您的位置: > 新股 >

罕见重手!知名私募超40亿逼近举牌900亿巨头突然冲涨停!这些吸金最猛

2020-09-15 11:08    来源:未知

私募罕见持仓一只股票高达42亿,还逼近举牌线,上午股价冲涨停!昨日曝出知名私募高毅资产冯柳重仓买入游戏股后,今日高开3.61%后一路攀升封涨停,不过并未封死涨停,屡屡打开缺口,截至今日上午收盘,股价涨9.92%,报14.3元,成交额14.1亿元,总市值为890亿元,市值半天增加80.37亿元。从上市公司年报的私募持仓数据来看,冯柳持有多只股票达到10亿元以上,这在私募中较为少见。2019年底持仓看,冯柳重仓10亿元以上的还有、、,同时还持仓、、。

今日上午,同为游戏股的大涨7.04%。之外的股票,目前已披露2019年报的冯柳持仓股的市值合计也已超40亿元。从持仓来看,常被贴上医药和大消费标签的冯柳,去年三季度已经开始大举买入游戏股,如今壕买世纪华通,猛增游戏股的持仓;当然游戏股也可以算是可选的泛大消费。世纪华通4月13日发布定增,非公开发行2.7亿股,发行为11.47元/股,募资总额31亿元;包括知名私募高毅资产冯柳在内的诸多机构参与,还有多家与机构。

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认购8108.1万股,认购金额9.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定增前(2月28日),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就已经持股世纪华通2.17亿股,参与定增后持股达到3亿股,持股比例达到4.82%,逼近5%的举牌线,成为世纪华通的第五大。并且持股数量已经超过世纪华通的重要股东腾讯的持股,林芝腾讯的持股比例为4.75%。以昨日收盘价13.01元计,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持有世纪华通的市值已经达到39亿元。

以今日上午收盘价14.31元计,则持仓市值为42.93亿元。世纪华通目前最新的定期报告为2019年的三季报,当时前十大中并未看到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世纪华通的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都预告4月底披露。按照2019年的静态估值来看,今日涨停后,世纪华通的市盈率为34.93倍。根据2019年快报,世纪华通表示经营继续保持持续稳定增长的态势,2019年为151.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为25.51亿元,分别较上年度增长20.65%、增长89.49%。

根据资深传媒文浩3月份表示,世纪华通2019年业绩符合预期,公司在5G云游戏及电竞MCN方面持续深化布局:公司持有电竞MCN龙头之一的大鹅文化51%股份,并与近期公布了端游上云计划,并宣布联合中移动咪咕互娱成立国内首个云游戏工作室。预计一季度公司游戏有望实现30%以上流水增长,二季度《龙之谷2》上线可期,前期公告与股东腾讯有望加深合作。今日上午,黄金股也大涨。高毅资产旗下另一高手邓晓峰重仓持有(20亿元以上)的,今日上午也大涨7.25%。

邓晓峰对也是重拳出击,与冯柳定增参与世纪华通融资一样,邓晓峰旗下多只去年四季度参与了的公开。截至2019年底,邓晓峰的2只产品仍出现在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合计持股超过5.3亿股。今日上午收报4.29元,以此计算市值为超过22亿元。此外,邓晓峰旗下产品2019年年底,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还持有、、、等股票。

中国基金报近日统计了淡水泉、高毅、千合等五大百亿私募持仓,即使是这些百亿大私募,像冯柳、邓晓峰这样持只股票市值10亿元以上的,也非常少见。虽然昨晚美股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1.39%,今日A股上午收盘之时,亚太股市全面上涨,A股涨0.68%,创业板大涨1.81%;港股涨逾0.6%,日本股市涨逾2%。A股概念板块中,RCS概念、黄金板块、多晶硅、、智能电网、光刻机、充电桩等板块大涨,科技股表现较好。随着A股企稳回升,各路资金再度大举流入A股。

今天上午北向资金半日47亿元。而资金道A股ETF抄底再度活跃,继上周五净流入33亿元之后,昨日(4月13日)再度A股ETF再度获得超47亿净申购,两个交易日超80亿资金净流入。而在上周五之前一度连续多日净流出。银河证券统计显示,A股ETF基金在4月13日整体入是47.73亿元。

其中天弘中证计算机主题ETF13.58亿元,华夏中证5G通信主题ETF11.08亿元,华夏国证半导体芯片ETF6.30亿元,嘉实ETF4.32亿元,南方中证500ETF3.21亿元。A股ETF基金在4月10日整体资金流入是33.46亿元。其中华夏中证5G通信主题ETF净流入12.51亿元,华夏国证半导体芯片ETF7.12亿元,南方中证500ETF5.72亿元,华夏沪深300ETF4.16亿元,嘉实沪深300ETF2.62亿元。可以看出,超跌的科技类ETF是近两个交易日资金净流入的主要标的,像华夏中证5G通讯主题ETF两天净流入超25亿元,份额迭创新高。

中国基金报2019年6月刊发了一篇冯柳谈投资方法的专访文章《寻找共识依靠常识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这里节选几段,有兴趣的可以点击当时文章。高毅资产董事总经理冯柳是国内最早在上为人所知的价值投资者之一,他对市场及投资方法有较多独到见解和创造性认识。日前,冯柳接受了中国基金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他对投资的深入思考。我是定性研究辅以定量分析。

通常机构的做法是研究员向基金经理推荐公司,我这样做了一段时间,效果不太理想。因为一般研究员注意到一个股票总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可能导致价格被部分体现,而到他敢于或急于推荐,可能又会经历一个被再坚定的过程,这些都可能使机会被很大程度体现。所以,我重塑了流程,除非是确定无疑的大逻辑,否则我一般不要求他们主动推荐股票,而是采取流水线作业的方式,先是定量用数据初筛一个可能的机会名单,再由研究员按相应的要求挑选,之后由我确认哪些符合框架值得进一步讨论,最后是针对性的资料收集和集中讨论共同决策。我们的流程非常快,可能很短的时间就能做出决定。

标准是我“闭门造车”的成果,在进入股市的初期我就做了几个模型,当时先做的是财务模型,在网上也披露过多年,跟现在用的差别不大。后来又陆续设计了几个非财务模型来结合,主要是为了丰富层次,避免陷入一个锤子解决所有问题的局限中去。我总是去想这个世界应该怎样,有什么特征,在什么情况下机会可能出现,我崇尚先验逻辑,喜欢“闭门造车”。股市无常,后验逻辑很容易被牵引反复,会陷入幻象与错觉中去。

股市有很多阶段性认识造成的幻像,一旦有意外发生,就容易被改变。想要不被市场和信息牵引,最重要的是回到自己内心,回到逻辑和常识中。我很重视自己内心的感受,不那么在意事实,因为事实需要证据,容易被改变。我喜欢去找共识,什么叫共识?

一只股票为什么会波动?研究半天才找到的理由是争议性的而非共识性的,你到论坛上扫一眼,5分钟就知道理由的才是共识。所以,越不花时间的研究越高效,我很少做深度研究,因为花这么多功夫才能理解的东西,一定不是共识,结果可能付出很多,还没有收获。当然,找到共识,也不见得值得参与,共识可能对也可能错,我们还需要找到常识,常识是不需要论证的。

我会在共识跟常识不一致的时候做逆向,共识跟常识一致时做顺向,找到共识依靠常识,在可被改变的共识上做逆向,在不可被改变的共识上做顺向。

相关阅读